天下第一樓

bt08

S2-9-1    S2-9-1

 

bt09

  劉金錠、濮存晰、周莉、修宗迪、李光復、韓善續、張嘉譯、張炬、張永強、邢佳棟、馬恩然、馬精武、王濤、杜寧琳、梁愛琪、陳捷、陳菲菲、、楊桂香、陳創、孫義、李博、佟樂、譚宜之、曹操、宋曉川、楊斌

 

bt10

  西元一九一七年夏,趕剛進入民國不久的北京城又陷入了一場新的混戰——張勳率領辮子兵進城,小朝廷復辟了。

  前門外肉市熱鬧非凡,老字型大小“福聚德”裏卻鬧翻了天,唐家二位少爺不務正業,幾近敗家,二少爺進的一批病鴨子惹怒了京城頭號吃主克五,也讓掌管烤爐的羅大頭氣急敗壞,二掌櫃王子西生怕因?此事惹上麻煩,心生退意,並極力推薦適時正在適意居當帳房的盧孟實。在適意居與花鼻子心存隔閡的盧孟實借此機會進入福聚德,並且成功爭取到?禦膳供鴨的機會。

  在禦膳房總管瑞澤的一次政治陰謀中,福聚德無端受到牽連,老掌櫃唐聚源被捕,福聚德被查封,緊要關頭,盧孟實在禦廚劉金錠的幫助下成功搭救老掌櫃,瑞澤陰謀敗露,被斬首,由此,瑞澤之子——適意居掌櫃瑞英對盧孟實心生嫉恨。

  盧孟實精明能幹,老掌櫃在臨終前把福聚德託付給盧孟實,了家族利益,私下交予王子西一封書信,讓王子西在必要時期來轄制盧孟實。

  盧孟實正式入主福聚德,隨後進行了一次徹底的改革,並準備擇期重張。

  時局變換,張勳戰敗,民國政府再入北京城。在福聚德重張準備之際,本已心灰意冷的瑞英被盧孟實的舉動激怒,決心與盧孟實一爭到底,替父報仇。適意居打出“公府八珍鴨”的招牌菜,一時名噪京城,而盧孟實在曾有一面之緣的玉雛的點撥下,成功推出平民化的“鴨八吃”,與適意居平分秋色。民國政府進京後,禦廚劉金錠等一批宮人被清除出宮,心高氣傲的劉金錠不願低就,一直無所事事,一次被流氓紅毛打劫後倒在福聚德門前,被盧孟實收留,並決心幫助盧孟實。

  玉雛兒本與瑞英交好,但是在她幫助盧孟實之後,瑞英對其醋意大發,玉雛兒一怒,從八大胡同的望春台搬出,盤了一個小店面,開了一家以素菜、齋飯?主的“功德齋”。

  北京城又亂了,張大帥打敗了馮大帥,要在戰場勞軍,瑞英使奸計,把烤200只鴨子的看似不可能的任務推到了福聚德頭上,在玉雛兒和劉金錠的幫助下,盧孟實克服了瑞英所設置的重重障礙,推出掛盧烤鴨,完成了勞軍的任務,並深獲張大帥的賞識,而且,在這個過程中,禦廚兒與盧孟實的關係得到進一步發展,瑞英偷雞不成蝕把米,更加痛恨盧孟實,偷偷地把福聚德堂頭常貴的兒子小五收買,以期獲得福聚德的消息。

  玉雛兒沒過門兒的丈夫阿根進城尋親,見到從鄉下逃婚的玉雛兒與盧孟實很親密,心生恨意,準備阻撓他們的來往,與此同時,女扮男妝的劉金錠因對盧孟實日久生情,對於盧與玉雛兒的關係也很痛苦,所以對於盧孟實與玉雛兒的交往也多加阻撓。

  滿清遺老修鼎新在清政府敗落後亦是落魄,終於放下架子來到福聚德當門迎。

  劉金錠的父親小辮劉突然出現,並使出當年在宮中所擅長的抓炒功夫,使的福聚德生意更加興隆。在算命先生的指點下,盧孟實準備起樓,擴大經營。看著福聚德日益興隆而適意居卻毫無起色,瑞英焦急不已,在其母克靈湘的策劃下,瑞英準備對盧孟實實施攻心計劃,他準備利用阿根、劉金錠來挑撥盧孟實與玉雛兒的關係,並攛掇迷戀武術的唐家二少爺把福聚德賣給美國人約克,並且使計迫使羅大頭離開福聚德。盧孟實終於得知劉金錠的真實身份,矛盾不已,在得知二少爺把福聚德賣出的消息之後病倒了,並且一度想跳樓自盡,盧孟實的髮妻鳳英阻止。另瑞英沒有想到的是,二少爺竟陰錯,賣掉的並不是福聚德,而是中國的一種鴨子品種。

  福聚德的新樓落成,生意更上一層樓,二少爺意欲討錢去揮霍,被盧孟實拒絕,二少惱羞成怒,抓住盧孟實一個把柄後告官,盧孟實身縣囹圄。修鼎新在新軍閥吳大帥的50大壽之日,巧設猜謎宴,獲取大帥歡心,盧孟實得以出獄。盧妻鳳英自覺難以匹配盧孟實,決心回鄉下,並且懇求玉雛兒下嫁盧孟實,因阿根和劉金錠的離間而與盧孟實心存芥蒂的玉雛兒更加難以面對鳳英,決心不再與盧孟實發展下去。盧孟實出獄後病倒,劉金錠借機對盧倍加呵護。羅大頭離開福聚德後,窮困潦倒,並借了高利貸,被紅毛追殺,危機時刻,盧孟實不計前嫌,出手相救,羅大頭決心重歸福聚德,傳授烤鴨的技巧給一些學徒,以報答盧孟實。

  瑞英接了一筆填鴨的生意卻無法達到要求質量,於是派小五去探聽福聚德填鴨的秘方,對小五早已有疑的盧孟實故意告訴一個假方,瑞英的生意徹底失敗。瑞英無奈,把適意居盤出,並決心破釜沈舟,讓小五去福聚德放火,小五難以承受巨大的心理壓力,被父親常貴識破,常貴自覺無?以對盧孟實,堅決辭去在福聚德的差事。

  克五無以聊生,就去福聚德的門口糾纏老友修鼎新,造成極壞的影響,修鼎新不願給福聚德抹黑,悄悄離開。

  盧孟實對修鼎新的離開深感遺憾,努力去尋修鼎新,在玉雛兒處找到修鼎新,看到玉雛兒與修鼎新同病相憐,很是投緣,而自己與玉雛兒緣分以盡,遂傷心離開。

  盧孟實因常貴與修鼎新的離去變的脾氣暴躁起來,王子西想到了老掌櫃臨終所托,開始謀劃轄制盧孟實,並且與正準備趕走盧孟實的二少爺查找盧孟實的把柄。

  時局動蕩,北京城的局勢很亂,重回福聚德的常貴在經歷小五被拒瑞蚨祥門外的事情,以及被兵痞侮辱的事件後鬱鬱而終,而試圖東山再起的瑞英也因被人欺騙而落的一無所有。

  對感情已經麻木的盧孟實終於答應與劉金錠成婚,而當他得知玉雛兒離開北京城後,發現自己對玉雛兒難以割捨,劉金錠看到盧孟實如此,傷心不已,當?取消婚事,自縊而死。

  王子西拿出老掌櫃臨終所托書信,說明盧孟實只是代唐家經營福聚德,而唐家兩位少爺,才是福聚德的主人,?福聚德鞠躬盡瘁的盧孟實聞聽此言,頓時心力交瘁,欲哭無淚,他偷偷地把櫃上的鑰匙交給了唐家大少爺的兒子小福滿,黯然離開福聚德。

  鄉間,瑞英與母親飼養鴨子供人放生。

  太湖碧波上,一烏棚船上,玉雛兒掌勺,修鼎新陪客人飲酒。

  永定門外,盧孟實滿眼茫然地望著路邊的鴨群。

  福聚德內,盧孟實派人送回一幅對聯:
  好一座危樓,誰是主人誰是客?
  只三間老屋,半宜明月半宜風。
  小福滿拿著鑰匙站在閃爍著光輝的“福聚德”老匾下,若有所思地望著遠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