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魚

bt08

S1-17-1    S1-17-1

 

bt09

  郭品超、羅志祥、安以軒、張勛傑、陸明君、洪蕾蕾、謝承均、阿龐

 

bt10

  兩個世界的人,可以是朋友、可以是仇人、可以錯身而過,但是如果他們相愛了,結局只有走上滅絕的命運。就像飛鳥戀上魚,拼了命想廝守一起,但卻是害了對方,毀了自己。然而越是天差地別的兩人越能互相吸引,越是困難阻礙的環境越是奮不顧身。義無反顧的愛情除了教人心動,也讓人心碎,只是這一切總要在生命的青春燃燒殆盡之後,才能明白。

  對於國中讀女校,家教甚嚴的語燕來說,生活就是一連串規律的計畫構成。幾點上學放學、幾點做功課讀書、幾點學鋼琴補習,都在規定的時刻內進行,甚至上高中前不管到什麼地方都有父母接送。

  第一次見到于皓是在十七歲那年。裴語燕練完鋼琴回家的路上,看到一群混混圍毆一名少年,語燕依著本能逃開,但不知什麼力量的牽引,?把她帶回現場。語燕機警的拿出隨身攜帶的哨子大聲的吹,這才把混混們嚇跑,解了那少年的圍。

  「你沒事吧?」語燕走近關心的問。和著汗水血?一臉的髒污,于皓抬起頭望著她,因為這是第一次語燕對著他說話,即便他們好像認識了好多年……

  于皓當飛官的爸爸很早就死了,母親又一天到晚不在家。村子裡的楊勳奇(阿奇)和單立傑(單子)是他的哥兒們,他們一起翹課、一起玩樂、一起惡作劇、一起挨罰。在那個年紀,朋友最重要,義氣最偉大,三個人還跑到溪邊大樹的「基地」裡,煞有其事的「歃血為盟」。

  因為老是闖禍,他們三個老是被少年隊的輝叔叫去「關心」,輝叔認為他們都是心地很好的孩子,只是愛玩貪新鮮罷了。每次訓誡完後,還會買些文具用品送給他們。他們也知道輝叔是個老好人,是真心關心他們,只可惜花花世界的誘惑讓三顆正野的心受不了管束。

  于皓出院後,聲勢浩大的來到班上感謝「救命恩人」,未經燕子同意,就自顧自地成為她的保護者,上學放學總會「巧遇」于皓,或是他的好兄弟阿奇和單子;語燕習慣行走的路上變得異常順暢,所有的危險都會被自動擋開,全校只要是聽命於「皓哥」的,對語燕莫不恭恭敬敬,禮遇有加,甚至連工廠外的幾隻惡犬也不敢再對語燕亂吠。這一切的一切,讓語燕從沒沒無聞一變而為全校名人。

  語燕覺得誇張好笑,但也享受這種特殊待遇,直到隔壁班的不良少女紅豆?了于皓前來挑釁,她才了解她救下的男人是多麼與眾不同。紅豆搞不清楚,欺負語燕那簡直比直接傷害于皓更要罪不可赦!他當場就教訓了紅豆一頓,眾人均不解,為什麼于皓如此珍視語燕?只有于皓自己心裡明白,對語燕的情有獨鍾除了救命之恩外,其實還有另外的原因……

  當他們還是十二三歲時,三個人就時常騎著腳踏車在村子裡瞎晃,這時總會經過一戶有著矮籬笆圍牆的人家。傍晚時分,從房子裡傳來叮叮噹噹的鋼琴聲,那聲音就好像是他們年少歲月的背景音樂。于皓曾經站上腳踏車往裡一探……彈鋼琴的小女孩清秀無比,雖然是匆匆一瞥,于皓卻愣住了……彼處好似天堂,純淨安然的彷彿是另一個世界

  雖然有點霸氣、有點大男人,但語燕還是明顯的感受到于皓對她的尊重愛憐,她明白他們是另外一個世界的人,那個世界可能充斥危險殘酷,但也充滿刺激的吸引力。也因為如此,語燕無可救藥地愛上主宰了那個世界的男人。學校的警告、父母的阻止,都只讓她的愛情更加一發不可收拾。

  以為失去語燕的于皓更是豁出去,不將性命放在眼裡,因為他比語燕理智,他清楚語燕跟著他反而是害了她,但是當于皓看見柔弱的語燕站在疾車肆虐的賽車場中央,他再也無法隱藏他的愛意。

  他告訴語燕,她就像天上的飛鳥,而他是水裡的魚,本只該遠遠望著她就心滿意足,他要她回家,因為她乾淨潔白的羽毛不該沾上水裡的污泥……但燕子卻脫下外衣,露出手臂上環狀的魚形刺青……她已為自己作上印記,她是屬於他的女人,離開他她將無所依存,于皓感動莫名,兩人緊緊擁抱,彷彿天地間只剩他們兩個存在。

  混過江湖的人都能一眼看出,語燕必是讓英雄折腰的那種女人。有同樣想法的,還有單子。他幾次見于皓為了語燕誤事,又百勸不聽,他開始不滿于皓,最後在于皓為了替語燕慶祝生日而誤了大事、致使有兄弟被條子抓走時,單子忍無可忍,與于皓起了衝突,兩兄弟情誼決裂。

  耿直的阿奇最不願意見到兄弟分歧,他永遠挺于皓,但他也不覺得語燕有錯。就像單子說的,語燕本來可以過著自己循規蹈矩的生活,她或許在音樂上會有很好的發展,或許會平凡的結婚生子,過著安穩的日子。這一切只是因為她愛上于皓,就放下了屬於自己的世界,她的犧牲或許更多,誰還忍心再去苛責?

  語燕不想自己成為于皓的包袱,也想了解人生世事。可惜自作聰明的結果,暴露了自己的身分,也害得阿奇受傷。語燕這才了解沒有于皓的她,是如此不堪一擊。

  只是語燕還來不及學會,于皓的死對頭阿豹早伺機而動,他派人日夜跟監、終於找到語燕落單的時候,阿豹的手下將語燕擄至山裡空屋,慘遭蹂躪。當單子察覺有異趕到時,悲劇已經發生了,單子憤怒,當場重傷惡徒,並立刻想找阿豹復仇,語燕卻拉住單子,求單子不要洩漏此事,因為事情一傳出,于皓是絕對不會放過阿豹的,那勢必又是一場腥風血雨!單子當然也了解事情的嚴重性,他忍痛答應語燕,這件事成為兩人共同的秘密……

  單子?斷後顧之憂,獨自去找阿豹,表明他知其幕後操縱者,並威脅阿豹要將他密謀傷害幫內兄弟的行為告知雄哥,讓阿豹頗為忌憚,以確保此事不會公開,同時為了保護小燕子,渾然不知的于皓、還在為了與單子恢復兄弟之情一事高興著。

  匆匆兩年時間經過。小燕子在環境的調教下,已然成為另一個人──染上頭髮、穿著大膽,手下也有數名小跟班的「燕子姐」。有人找上麻煩還不需要于皓出面,燕子就能自己搞定。

  她變成一個「適合」于皓的女人了,但是于皓的心卻一點一滴的走遠……。語燕不了解于皓的心態,對于皓來說,語燕越是有江湖意味、他心裡就越是愧疚,就像單子說的,原本有個大好前程,可能成為演奏家、音樂家的女孩子,因跟了他而變成如此容顏,當初他愛的語燕呢?

  這天,于皓碰上高利貸抓來為父抵賭債的女孩卲筱蝶,霎那間,筱蝶無助含淚的眼神讓于皓錯看成當年柔弱清純的小燕子……

  于皓出面解決了筱蝶的債務,讓筱蝶感激不已,同時也開始傾心於于皓,甚至積極主動地來找于皓。

  語燕聽說于皓有了別的女人。她震驚、但不打算質問于皓,因為她不再是不懂世事的小燕子了,她知道有些東西問不得,於是兩人漸行漸遠,而單子始終守候在燕子身邊。

  這種冷漠的氣氛,一直到阿豹跑路後被打破了,阿豹因為與于皓爭一哥地位,兩人展開一次又一次的激烈爭鬥,在某次談判過承中,阿豹為了徹底擊垮于皓,他有恃無恐的道出小燕子當年被強姦的事情,于皓晴天霹靂。

  于皓心情沮喪懊惱到極點,他無法坦然面對小燕子,卻又心痛她為他的犧牲改變,矛盾痛苦撕裂于皓,只有求一醉尋得暫時的逃避,但這一醉,卻心神模糊的和筱蝶發生了關係。

  這天筱蝶來找于皓,與燕子面對面。語燕一見到邵筱蝶傻了……她彷彿看見自己的翻版,清秀雅緻,彷彿一碰就碎,只除了眼眸裡藏不住的熱情野心,邵筱蝶根本就是當年的自己!

  在醫院,單子狠狠揍了于皓幾拳,怒斥他對小燕子的無情,並警告于皓如果不珍惜小燕子,他將帶她遠走,于皓震撼,到這時他才知,原來深愛著小燕子的人,並不只他一個!他害怕失去小燕子,他在小燕子病床前乞求她的原諒,燕子雖然裝睡不理,但流下了眼淚表示心裡已經原諒了于皓…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小燕子出院後,紅豆為了保護小燕子慘遭阿豹手下殺害!阿奇痛不欲生,堅持要為紅豆復仇!單子要阿奇三思,但于皓卻決定挺阿奇。而小燕子呢?最好的朋友紅豆為了自己殞命,讓小燕子心如槁灰,再覺生命無味,他要單子將自己帶離這個傷心地。

  經過幾天的冷靜後,語燕知道,自己自始至終都還深愛著于皓,她知道于皓這時是需要她的,於是她選擇回去于皓身邊,單子依然無語。

  當小燕子回到自己身邊時,于皓欣喜若狂,於是他下定決心,與筱蝶作個了斷。在聽完于皓的話後,筱蝶沒有一絲表情,甚至也沒留住于皓,表面上看來似乎放棄了,其實筱蝶因愛生恨,心中正醞釀著一股復仇計畫。

  于皓中埋伏了。是筱蝶告訴阿豹的,他們串謀好,由筱蝶打電話約于皓出來談判,然後阿豹帶領大隊人馬,在不遠處埋伏。

  當小燕子與阿奇、單子趕到時,于皓已經奄奄一息了。

  「…魚很愛…很愛…很愛…飛鳥,但是魚…沒有辦法給飛鳥幸福…」這是于皓最後的話,小燕子傷心欲絕、瘋狂地吶吼,但卻再也喚不醒已沈睡的于皓。

  語燕收拾了行李,準備離開這塊是非地。她原不屬於這裡,只是為了于皓,而來這沼澤過了一遭。既然于皓已死,她該回去她自己的地方,雖然她知道很多東西是再也回不去了……

  雖然單子表明心意,願意代替于皓一輩子照顧她,但她還是決定回家。她的父母還是會接受她吧?就算不能,她也不會孤單,因為她肚子裡有個小于皓正慢慢長大,只要有這孩子,生命就還有希望。她勸阿奇,江湖路不好走,回頭是岸!

  語燕背起行囊,快步的往回家的路上跑去,她知道,家裡的大門敞開,爸媽正在等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