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天使

bt08

S1-17-1    S1-17-1

 

bt09

  王宇婕、TORO、顏行書、張復健、楊謹華、唐家豪、張思萍、勾峰

 

bt10

SNOWANGEL,也就是雪天使
是帶來希望的小白花
只有在下雪過後的雨夜,有著那帶奇蹟的因緣
才能看到那朵雪中天使
只有在逆境中求生存的小花才能在冰天雪地裏活著
聽說天神為了表揚小花不畏苦難的勇氣
於是便派冰后將小花完整地保存在冰裏
你只能在旁欣賞它,不能帶走它
於是人們用兒歌傳頌著雪天使的奇蹟
只要在寒冷的雪夜裏
跟著天上那顆最亮的星往最高處走
只要不畏艱難困苦便能見到雪天使
只要見到雪天使
你心裏最深最深的願望就能實現
只要能找到雪天使
就有希望和勇氣,就算是再痛再難再渺茫的愛情
也能克服
因為只要是彼此真心付出的愛情,便是天長地久

楔 子

  空無一人的街道上,霓紅燈仍閃個不停,照在一張極大的偶像明星海報上,那是偶像明星紀騰的海報。站在海報面前的,是一個眼神迷惘的年輕男子。
他站在那裏不動,怔怔看著海報。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紀騰,是失憶後,成為偶像明星的紀騰。

  此時的紀騰,失憶前後的記憶正衝擊著他,面對自己的海報,反而無法確定自己到底是誰。他到底是誰?他不知道,只隱約感覺似乎有人在找他,這個人是誰,他也不清楚。他唯一清楚的是,只要能找到雪天使,所有包圍著他的謎團就能解開。

  而雪天使到底是什麼?他也不知道。這時候,他耳邊響起了一首似熟悉又陌生的兒歌…
那首兒歌正是『雪天使』!

十七年前

  十一歲的小風和六歲的小雷是一對在『春暉園』相依為命的兄弟。嗜賭成性的父親在失手殺死他們慈愛的母親後,便將這對兄弟留在『慈暉之家』,不知去向。『春暉園』表面是慈善機構,專門收容無依無靠的流浪兒童,其實是假藉『慈善』之名向大企業募款,以坐收暴利,並暗中壓榨童工勞力。

  永基集團的董事長齊家石痛失愛妻不久,便發現唯一的四歲女兒雪桐封閉自己,不再講話。無法可想之際,便聽從醫生建議,讓雪桐多接觸同齡孩子,於是便帶著雪桐來到『春暉園』看孩子們表演的兒童話劇。

  母親生前所唱的『雪天使』令年幼的小雷印象深刻,緊記在在耶誕節的前夕向天父誠心祈禱,以求看到雪天使,向雪天使許願後,願望就會實現。他想要見媽媽。於是就在耶誕節的前夕,表演的前一刻,藉故落跑好向天父祈禱,卻不意遇到了剛剛喪母的小雪桐。為了能見到媽媽,小雷帶著小雪桐去找雪天使,依照兒歌的方法,跟著最亮的星星往高處爬。

  他們沒找到雪天使,因為大人先一步找到了他們。小雷和小雪桐都不知道,就在那個地方,離他們僅有一步遠的距離,一朵被冰包住的小白花,正是他們苦苦尋找的雪天使。 這場風波,令小雷和小雪桐都生了大病。

  院長和舍監的無情與殘酷令小風決定就趁這個風雨的夜晚帶小雷離開,而在這同樣的雨夜裏,齊家石拗不過愛女的要求,前來探望小雷,誰知竟然這樣的風雨夜裏,就在河邊陰錯陽差地撞到了正要脫逃的小風和小雷。兄弟倆被撞入河裏。齊家石拼命搶救,救起了小風,卻來不及救小雷。

  絕望的小風就這樣眼看著最親愛的弟弟被大水沖走,一番徒然的找尋絕望時,成為齊家石的養子,也就是長大後的齊行風。

  從此,小風有了新的家人,卻永遠失去了他摯愛的弟弟。就在他以為弟弟小雷已死時,被大水沖走的小雷得救了。救起小雷的是牧場馬夫,紀大山。小雷就這樣成為紀大山的兒子,紀騰。只是痛恨『父親』的小雷即便在長大後,還是只願意叫紀大山『紀叔』。 這時候的小風和小雷無法預料,命運不但讓他們兄弟在日後重逢,並且還成為情場上的勁敵。

十七年後的邂逅

  Bazaar99開幕是這陣子的大事,永基集團是砸下重金,齊家石、行風與Elaine為了要讓Bazaar99完美開幕,花下很多心血。豈知這時候,竟爆出『Bazaar小公主』雪桐與建築小開林照霆的緋聞,甚至波及Bazaar99開幕的名聲。

  長大後的雪桐跟小時候很不一樣,不但花錢如水,還時時闖禍,讓哥哥行風替她收拾爛攤子,最近還因鬧出這樁緋聞,連父親齊家石都因此受到公司董事會的指責。而雪桐卻為了躲避狗仔隊離家出走。

  看到行風為了找雪桐而焦頭爛額,Elaine其實很為行風心疼。她與行風曾有一段情,她卻明白行風所愛的人不是她,而是雪桐。與行風,雖做不成情人,但是在工作上,卻是合作無間的好伙伴。

  雪桐意外地在小地方的夜市遇到了紀騰,兩人因細故槓上了。雪桐為求一夜安身,砸下錢給精打細算的紀杰。拿到意外之財的紀杰,自然奉雪桐為上賓。 第二天一早,雪桐在大家發現以前,便離開牧場,當下買了一部全新的跑車,上路回家。原來前一夜她接到哥哥的簡訊,要她回家。對於處處保護她的行風,雪桐願意聽從他的話。不過她卻在路上意外遇到載運愛馬神寶前往Bazaar99參加開幕造勢活動的紀騰。神寶因為碰到公路上有人尬車而受驚脫逃,紀騰幸賴雪桐的幫忙而追回神寶,便在雪桐要求下,讓雪桐共騎神寶,前往Bazaar99。

  在Bazaar99,行風遠遠目睹雪桐與紀騰共乘一騎而來,暗暗調查了紀騰,卻不知紀騰就是他以為不在人世的弟弟。 雪桐的緋聞對象林照霆趁Bazaar99開幕,不請自來,搶盡風頭,一心想趁炒作與雪桐的緋聞藉以哄抬自家已跌到不行的股票。此舉果然湊效,所以當雪桐提出分手時,林照霆動用三寸不爛之舌反而說服雪桐考慮結婚一事。然而行風怎能容忍許林照霆如此為所欲為,便將林照霆找來談條件,要他離開雪桐。林照霆表面順從,照行風的話離開台灣暫住美國,但卻暗地裏勾結死黨計劃綁架雪桐。 痛心的誤會 一張健康檢查的報告,令齊家石提早做出心中早已成形的決定。他把行風叫來,告訴行風自己已罹患末期的淋巴癌,來日無多。由於永基集團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只有齊氏家族的人才有進入董事會的資格,一旦他離開人世,雪桐只有被欺負的份,而身為董事長特助的行風也勢將被趕離永基集團。為避免這樣的事發生,他早已暗暗將行風培養成接班人,特助一職一來是為了掩人耳目,二來是讓行風待在他身邊有更多學習機會。為了雪桐和行風的未來,齊家石要兩人結婚,以鞏固他努力一生的事業。

  行風答應了,並允諾照顧雪桐一生。

  出於好感和好奇的心理,雪桐主動去找紀騰,卻意外地在牧場附近的pub,神話磨坊,看到紀騰與pub裏的小歌手瑪茜擁吻,一股莫名的醋意令她槓上瑪茜,兩人一番唇槍舌劍後,竟比起酒來。空有酒膽卻無酒量的雪桐在贏了瑪茜後,當場醉倒。

  其實紀騰向來對每個女孩的態度都一樣,危險時,總會奮不顧身保護她們,但卻從來不是那麼在乎。不過這次他卻不知不覺對雪桐有了很特殊的印象。直到第二天,行風趕來把雪桐帶走,紀騰才發現自己對雪桐的感覺其實比一般的好感還要多一些。

  被行風逼得遠走美國的林照霆看了八卦雜誌有關雪桐與紀騰的報導,不甘自己如此『戴綠帽』,加上在行風那裏受的鳥氣,暗中託人找來無賴,挾持紀大山與紀杰來要脅紀騰把雪桐帶出。

  不知此舉將陷雪桐於險境的紀騰,為了紀大山和紀杰的安危,只好照做,將雪桐約出來,帶到偏遠的地方,交給無賴,但是離覺得事情不太對勁,正好目睹無賴欺負雪桐。紀騰看得氣憤難當,想要衝出去救雪桐,卻被打昏。這時的雪桐被無賴抓到外面吹風羞辱。一直在追蹤雪桐緋聞的狗仔隊記者拍下了雪桐受到無賴欺負狼狽的照片。

  當紀騰醒來正要搶救雪桐時,行風已帶人趕來。雪桐被紀騰『出賣』深深受傷,早已誤認為帶紀騰與無賴是一夥的。紀騰百口莫辯。

  雪桐被綁架的消息雖然被封鎖,而紀騰的清白也很快得到證明,但是雪桐仍無法原諒受到紀騰的出賣。於是就在父親與行風商量要帶雪桐出國靜養時,雪桐提出買下牧場的要求。於是雪桐成了牧場的新主人,刻意磨難紀騰。為了神寶而留下的紀騰,也為了彌補自己的無心之過,紀騰一一忍受,直到瑪茜住在山裏的父親得了急病,瀕臨絕望之際,雪桐伸出援手,不但叫了直昇機並將瑪茜的父親直接送往永基集團名下的醫院,救了瑪茜父親一命,從此與瑪茜關係友好,但是情敵的氛圍始終圍繞在兩人之間。而紀騰與雪桐的感情也在不知不覺中跨越的單純的友情漸漸轉為愛情。

爭取愛情

  當雪桐得知不管自己如何反對,都必須跟行風結婚時,毅然決定離家,這次卻是往曾經與紀騰流連的山上走去。當紀騰知道雪桐失蹤時,直覺地來到山上苦苦尋找,而行風卻從雪桐與紀騰留下的蛛絲馬跡中也隨後找來。

  就在那個下雪的夜裏,紀騰總算看到了有著奇蹟象徵的『雪天使』,也因此找到了雪桐。兩人此時此時再也忍不住對彼此的情意而相互表白。然而就在此時,行風卻頂著垂危的生命找來。看到行風不顧自己生命前來尋找,雪桐既歉疚又感動,此時此刻在情理上都無法丟下行風不管的雪桐,只好跟紀騰分手。

  由於得知父親嚴重的病情,雪桐只好答應齊家石與行風結婚。

  透過電視,紀騰痛心地得知雪桐與行風訂婚的消息,卻在雪桐對記者的一番話裏,得知雪桐對他的真心。這個認知讓他鼓起畢生最大的勇氣,騎著神寶來到雪桐與行風訂婚的現場,在眾目睽睽之下,帶著雪桐離開,浪跡天涯。

  這件突發的意外,令齊家石病情驟然加重,行風在承受各方壓力下,誓死要將雪桐找回來,於是動用各方力量,尋找雪桐與紀騰的下落。Elaine眼見行風不顧一切要找回雪桐,忍住心痛,幫行風尋找雪桐,卻暗暗決定要離開行風,成為行風事業上最大的敵人。

  就在行風搜尋雪桐與紀騰的過程裏,無意中發現紀騰竟然是自己以為已死的弟弟小雷,大感衝擊。但是經過一番苦苦思量後,還是決定要依原計劃奪回雪桐,這不但是為了搶救自己的愛情,也是為了報答齊家石栽培自己的苦心。為了種種難言的因素,此時他只能犧牲自己對紀騰的手足之情。

  在得知兩人行蹤後,行風帶著人前來圍堵紀騰和雪桐,卻沒想到紀騰還是帶著雪桐逃開。行風帶人一路追趕,兩人被逼到一處懸崖。行風要雪桐做出選擇。
雪桐緊握住紀剛的手,高喊不愛行風,只愛紀騰,卻被行風逼得一步步後退,最後腳下一滑,與紀剛兩人雙雙跌落山崖。

  行風未料是這樣的結果,便立即派人搜救,最後在山澗處發現了失去意識的紀剛與雪桐。

  沒有人知道紀騰怎樣了,也沒有人曉得雪桐如何了。

  他們兩人就像是一陣閃光似地,耀眼片刻,下落不明。

  二十四個月後,偶像巨星紀騰突然像發了光的明星一樣,一下子紅遍大街小巷。

  紀騰與瑪茜成為藝能界內最佳拍檔。 對紀杰而言,他失去了一個心目中的英雄,一個哥哥,面對同一個人,卻必須守住令人心痛的秘密。 對瑪茜而言,這是她一生最幸福的時候,能夠和紀剛同台演出,幾乎無時不刻地在一起。 對紀騰而言,他是行風失散多年的弟弟,而行風成功的事業帶動了他的成功。雪桐在他的生命並沒有留下痕跡。 對行風而言,一切總算恢復平靜,他不但保住了雪桐,同時也找回了弟弟,還有什麼比這個更美好的嗎?

  此時的Elaine已是商場的女強人,為新開張的『愛麗殿廣場』下了重金將Bazaar99的總經理挖角過去,引起Bazaar99內部營運一陣大恐慌,所幸已成為董事長的行風及時穩住,這是他與Elaine之間的第一次交手。兩人從此成為真正的敵人。

  行風努力栽培這個失散多年的弟弟成為偶像巨星,在他空白的記憶裏填補兄弟共同的往事,虛擬的星路歷程,拿掉了紀騰對雪桐還有牧場的一切。他以紀騰的前途要求紀大山與紀杰保密,瑪茜也為了能與紀騰在一起而守住秘密。失明的雪桐卻因為紀騰的『死訊』而對生命心灰意冷,如公式般與行風生活在一起。但行風亦已滿足。

雪 天 使

  紀騰在冰冷的夜裏,一人走在街道上,看著自己『巨星』般的大海報,剎那間,他無法確定自己到底是誰。那首突然在耳邊響起的『雪天使』究竟代表什麼?為何他會感到一陣陣無名的心酸,彷彿有人在找他,而他也在找那個人,彷彿幾次曾與那個命定相逢的人錯身而過,內心似乎因為這樣的遺憾而隱隱作痛。

  一時之間,紀騰感到自己的記憶開始紛亂起來,究竟是怎麼回事?他不知道,他只是覺得自己應該是另一個人。

  面對街上的大海報,紀騰第一次感覺自己不再是自己,那他究竟是誰?

結 局

  紀騰要到何時才會發現自己的另一個身份?

  行風與紀騰,看來濃烈的親情是無法讓兩人在愛情上讓步。雪桐目前已是行風妻子的身份,一旦發現紀騰仍活著,她是否仍將拋開一切,與紀剛同在?失明的雪桐可有復明的希望?

  瑪茜極力爭取與紀騰在一起的機會,但是顯然這個希望是越來越渺茫。

  Elaine與行風的對峙,甚至到最後為了要打倒行風而撮合紀騰與雪桐在一起,然而一場意料不到的悲劇卻因此發生反而讓雪桐和紀騰的距離越來越遠,Elaine又會怎麼做?

  淒美的結局,成就一段淒美的傳奇,或許有人不喜歡這樣的安排,可是更多人喜歡這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