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親愛的

bt08

S1-17-1    S1-17-1

 

bt09

  施易男、吳佩慈、河莉秀、許君豪、陳柏諭、林立雯、高琮凱、小葉、李宸希、孫興、傅雷

 

bt10

  這是個多元化的時代,同時也是創造的時代,青年創業的故事時有所聞,然而像舒立這樣外表出色,才華洋溢的年輕人,在商場上畢竟是少數,因此不但他所設計並親自代言的金飾品成為流行的標竿,連鎖的金飾店更為其帶來財富,這個身價傲人的男孩,成為無數女孩夢寐以求的偶像,女孩們追求著他,而名利皆有的舒立,追求和渴望的又是什麼呢?

  天真人如其名,個性熱情、叛逆、率真,不拘小節,喜歡繪畫和賽車的她,從來沒有想過要成為名畫家,憑著從小的養尊處優和父親的寵愛,生成了她不受拘束、自我主張極強的性情,父親對她是一個頭兩個大,一點辦法也沒。天情卻是非常敏感、細心的乖乖女,看到姐姐的叛逆,天情對父親的話更是順從,她認為愛父親不但是孝;更是要懂得順,所以她被父親過度保護的似不食人間煙火的女孩,況且天情在各方面表現優異,故深得父親的疼愛。因母親早死姊妹倆感情反倒是出奇的親密,天真對妹妹一直是非常的照顧,就因為母親臨終時,天真答應媽媽會好好照顧妹妹。

  天真的興趣是賽車,當她忙著在賽車場上飆車時,妹妹天情卻為著大學舞蹈社畢業公演忙碌著。天情學的是設計,一心想要學以致用,有朝一日成為名設計師,視舒立為偶像的她,前往舒立公司應徵助理設計師,然而抱著希望而來卻失望而去,舒立不假詞色的告訴她:妳的程度還達不到我的標準,也許過幾年後可以再來試試!……陪同妹妹來應徵的天真,雖然先前和舒立有一面之緣,卻不知在她眼中那個『遜斃的』男人,即是妹妹的偶像,基於姊妹情深,對於天情的未被錄用大抱不平!

  天情在阻擋不良少年傷害姐姐時,傷到腳踝。翌日的舞蹈公演,佳賓雲集,舒立也在其中,舞台上的天情興奮無比,但天情卻在舞台上摔倒,天情難過自己的失誤,天真安慰著天情並為天情的失誤道歉著,認為都是自己害了天情,徐父聽到姊妹的對話震怒,覺得天真就是害妹妹失誤的禍首,要天情第二天馬上搬回老家『心園』。

  回到家中怒氣未消的徐父不滿天真的態度,怒斥天真,讓天真倍感委屈,天真懊惱、傷心的回到房間,接到好友小曼的電話,小曼知道天真心情不好,約天真到外面聊聊天,天真無法拒絕小曼的好意,溜出房間和小曼到住家附近的咖啡廳聊天。天真房內開著的音響卻在同時電線走火,火勢在天真房內迅速蔓延開來,火勢一發不可收拾。熟睡中的徐父被濃煙嗆醒,驚慌起床查看,發現天真房間起火,徐父叫醒天情,要天情逃出,自己卻衝到天真房內想要救出天真,驚慌中徐父心臟病發,不支倒地。

  遭逢父親猝死的變故,天真含悲忍痛的告訴天情,今後要帶著父母的愛,姊妹倆相依相助,堅強的活下去!不料天情卻指責由於她的疏忽,而導致父親的不幸,無論天真如何辯解,奈何痛失父愛的天情誤會難釋,聲言不願意再看見她的而離家出走……。

  發現妹妹離家而去,天真焦急的四處尋覓其下落,無奈天情不但關上手機,又借住在同學芝芝家中,刻意隱瞞行蹤……這日,天真聽到門鈴聲,以為天情回心轉意的回家了,孰知卻是貸款公司的人上門來拜訪——告知這座心園和畫廊在徐父生前己經轉賣,如今並己出售給新的買主,令她限期搬出心園!

  在天真三分耍賴,十分堅持和博人同情的理由下,舒立答應讓她留在心園,但,條件即是要替他幫佣——天真遽然要從一個天之驕女變成服侍少爺的女佣,雖是百般委屈,然而只要能留守心園,唉!就當女佣吧!

  離家出走,正也意謂著沒有家人管束,像是出了籠的鳥兒可以任意飛翔!天情身上餘錢不多,憑著幾張信用卡倒也不愁沒錢可花,她覓得了租屋,刷卡添購傢俱,佈置起屬於自己的小窩,她要獨立生活,要証明自己絕對不是天真口中那個不解世事的小土蛋,她滿懷憧憬的投向新的生活和人生……然而在求職的第一步即初嚐謀職不易,但這並不會令她氣餒,而年輕的心是不畏也不懂,未知的人生旅程並不盡如理想中的平順和美好……

  人與人的相處真是微妙,水火不容的天真和舒立,經過多日的相處,雖然爭執不斷,但也漸生了解——天真感受到舒立有他動人的優點,而舒立也開始覺得天真也有她的可愛……然而可惡的時候還是教人火冒三丈!

  為了靠近舒立,天情來到舒立開設的連鎖飾品店當店員,然而卻令她失望了!上班幾天,不曾見舒立來過,問了好友兼同事的芝芝,才知舒立難得出現,都由特助佳苓前來視察,天情內心好羨慕佳苓,可以和舒立如此親近,卻不知一直暗戀舒立的佳苓,雖為舒立的得力助手,卻也為著暗示多次,舒立卻總無下文的而深自苦惱!

  天真不願接受舒立的提拔做他的助理設計,卻也因此而興起了對飾品設計的興趣,於是當出版社的美編小曼學姊過生日時,她做了一件飾物做為生日禮物,在看見小曼驚喜的表情時,天真開心極了!嘿!獨一無二,親手設計的東西不但受朋友喜愛,而且還節省了一筆買禮物的錢,錢,是不能亂花的,想要買回心園可是一筆天文數字呢!

  能夠實現夢想,方可証明自己的才能!費了一番努力,舒立終於贏得義大利買家Mr Avalon的訂單,這份得來不易的訂單,重要的不是又添了一筆業績,而是因為父親,父親,是舒立心中的陰影,身為獨子的他,經過那場父子衝突之後,獨自回台灣發展,為的就是証明不靠父親,也可以開創自己的一片天!

  而舒漢基可沒那麼容易放過兒子,舒立,是自己一手栽培出來的繼承人,他絕對不能飛出自己的手掌心!當得知取走多年客戶Mr Avalon訂單的竟是舒立時,他決定回國面見兒子!在舒漢基身邊工作多年的關尚恩陪同之下,舒漢基直闖舒立的工作室,命令他回到身邊,『我既然回來,就不會再回去!』舒立一口回絕了父親專制跋扈的要求!

  兒子不肯聽話,只好使出手段逼他就範,舒漢基決定在台灣成立分公司,目標是將兒子的公司擊垮,這樣一來,一無所有的舒立還能不乖乖的回到身邊來嗎?於是令關尚恩留在台灣執行這項任務!尚恩是舒立自小長大的朋友,不忍見父子反目,勸他向父親求情,舒立反要尚恩不用顧慮,放手去做便是!

  心情低落的時候,能有個說話的人真好!天情以『我有一個朋友如此這般……』,傾訴自己事與願違的心情。翌日,晨偉拿了一份報紙給她,上頭登有『揚名國際的米蘭飾品公司設計大賽』的徵稿啟事,要她轉告『她的那位朋友』,可以去參加比賽,如果入選即能一償設計師的宿願!

  天真以『真情』為主題設計作品,然而卻接到大會通知,規定參加決賽者必需穿著禮服親自展示作品,禮服所費不貲,而能否奪魁卻是個未知數,天真衡量之下決定放棄!不料舒立卻送她一件禮服,天真意外極了!雖然二人之間的相處不似開始時候的水火不容,有時候也會互相照顧,偶而也有些模糊不清的異樣感覺……然而,不久之前才和他因細故而爭執不快,他幹嘛要送禮服給自己呢?

  決賽當日,晨偉特地請假來替天情打氣,當天真發現妹妹竟然也是五名參加決賽者之一時,有了退出的念頭,卻被主辦單位的人員攔住催她上場,她硬著頭皮上了場,當主持人關尚恩介紹評審時,赫然發現舒立竟然在座!……決賽結果揭曉,天真的作品『真情』奪魁,除獎金之外尚獲得聘書一只,天真無心參加慶功宴的急追天情而去——『為何我會不如妳?』天情夢碎,竟遷怒於天真,天真好不容易盼到姊妹相見,未料卻是這樣的結果!

  天情調至設計部工作,一圓宿願的力圖表現,當她踏進舒立的工作室,發現掛在牆上的那幅『心園』時,詑愕不己,『這幅畫怎麼會在這裏?』『不但是這幅畫,連這棟屋子都是他的!』佳苓代替舒立回答了天情的疑問。

  晨偉買了小蛋糕等候在公寓前,天情回來,開心表示剛剛舒立己經替她過了生日,這是她最難忘,最快樂的生日……『有人陪妳,讓妳開心…那就好…』,晨偉掩藏內心的黯然,誠心的祝福她後離去,天情想到剛才對晨偉說的是無法成真的幻想,不禁黯然神傷………。

  由於共事的關係,天真和尚恩成為工作伙伴,時常雙進雙出,也常加班到夜晚,尚恩對天真有了好感,興起追求之意……。而每次當加完班,尚恩送天真回來時,舒立表面無動於衷,心裏卻不是滋味——

  天真設計的『奇異星座』完成,要推出上市時,尚恩靈機一動,要天真以『設計界最閃亮的新星』身份,親自做產品的代言人,天真推拒不得,只好勉強接受!……尚恩果然慧眼獨具,在經過造型後,一系列的廣告照拍攝出來,天真猶如星辰般耀眼,由於有強大的資金做後盾,尚恩決定不但要投注大筆的廣告預算大肆宣傳,並且降低售價推出上市。果然,發表會當天即受到各方好評,市場上的銷售量亦佳績頻傳!

  事業上成了兢爭對手,回到心園天真和舒立卻仍要共居一室,這樣的關係緊張又微妙。當天真見到舒立苦惱時,不忍的表示自己也沒想到作品會受歡迎,也許下次就不靈光了!……『我不會輸給妳的!』舒立情緒複雜的回答,天真也情緒複雜,自己從來沒想過要打敗他呀!而且看見他苦惱,心裏真真怪難受的……

  天真無法如期交出設計稿,尚恩頻頻催促,天真反問尚恩,他和舒立是朋友,為何非要和舒立在同一時間推出新的產品?尚恩回答這是商場兢爭的策略,她是公司的一員,必需聽公司的旨令行事!天真為何會在意這個呢?尚恩揣度,難道自己屨次對她的表達她都沒有下文,是因為喜歡上舒立?如果這樣的話,那麼,舒立不僅是商場上的兢爭對手,還是情敵!?

  經過一番忙碌,舒立的新產品發表會即將舉行,而到場的各媒體記者和嘉賓卻寥寥無幾,打聽之下,才明白原來米蘭公司也在此刻舉行發表會,由於尚恩事先打點過媒體,因此大部份記者都澭到他的會場中;第二天的報紙上,報導舒立作品的篇幅也遠不及於報導天真的……佳苓心知不妙,再這樣下去,公司還能維持多久?

  一連串的打擊令公司的營運岌岌可危,必需要挹住新的資金,可一時之間要怎麼籌措大筆資金呢?佳苓提議,不妨賣掉心園,那楝房子可值不少錢呢!佳苓說的沒有錯,舒立別無他法的請佳苓辦妥這件事!

  佳苓以辦事不力為由,向舒立遞上辭呈,尚恩己經承諾要在米蘭公司為她安排一個適當的位子,在舒立身上她己經浪費了許多時間,現在她必需牢牢的抓住尚恩才行!……天真也向尚恩提出辭意,尚恩提醒他:妳的名氣,一切的一切都是我捧出來的,離開我,妳會一無所有……!天真可不這麼認為,她己經找到真情,這份真情比什麼都值得!

  天真出現在舒立的公司,即使付不出薪水,她也要替舒立工作,姊姊為何願意如此呢?天情不解,然而當他看見舒立凝視姊姊的眼光時,頓時明白了過來,舒立並非無動於衷的男人——他對姊姊動了心——然而天情更驚訝的發現,自己並沒有心碎的感覺,為什麼?為什麼呢?

  天真和舒立決定合力設計出新的產品,以二人現有的號召力,在市場和宣傳上預料將必造成轟動,然而沒有資金一切的計劃都無法實行,正當舒立四處尋措資金不果時,程婕出現了——這個當年因為拿了舒父的錢,拋棄舒立而去的女人,如今卻想要彌補過去的錯誤,願意投資舒立,助他突破困境………。

  舒立會接受程婕的幫助嗎?二人可會再舊情復燃?而天真和天情能夠真正的找到並擁有真情嗎?佳苓又能如願以償的抓住尚恩嗎?至於程婕又怎麼會在離開多年後,突然的出現在舒立眼前呢?尚恩的心機和手段能否成功的阻礙天真和舒立,而終於追求到天真?舒漢基不惜打擊兒子的事業,只為了要他回到身邊,舒立真的難逃父親的掌控嗎?並且當年他反對舒立和程婕在一起,現在又會接受天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