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女郎

bt08

S1-14-1    S1-14-2

 

bt09

  許紹洋、陸明君、陳子強、郭定文、婷 婷、張善為、邱隆杰、葉容庭

 

bt10

  「誓言的可貴之處,在於不可更改。」在情濃意醇時刻、這是多麼的動人甜蜜,然而當時空變遷、物換星移時候,那又是何等的令人心痛與無法承受?這就是月珊、巧莉兩人此刻的心情感受,也是整個故事的開端…

  月珊是個時下對愛情抱有過多憧憬的女人,當她甜甜蜜蜜準備要結婚時,卻赫然發現電視、電影中最經典也最令人難堪的場面—「新郎落跑」一事,居然發生在她身上!月珊不敢相信,她用盡所有力氣跑向新郎阿BEN的家,赫然發現,阿BEN早已人去樓空,甚至將房子轉租給一陌生男子漢文,而月珊又將原來租住的房子給退了,所以現在落得兩頭是空的局面,而更糟的是,月珊隨後發現,阿BEN居然將她戶頭裡的錢提領一空!望著漢文不知該如何安慰的臉,月珊有種想哭的感覺…

  而巧莉就如同一般時下頹廢少女,貪玩、整天遊手好閒,在PUB、網咖裡流連又放肆不羈,她甚至會在商店裡行竊,絲毫不以為意;隨即她又開心地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諸如從頂樓陽台要往下而躍!當恆風從美國回到台灣、第一次在街頭見到巧莉時,她就是如此的多樣風貌,讓杜恆風迷惑~所以恆風出手解救有難的巧莉,當時她正在街上畫花一古惑仔的跑車,眼見對方氣沖沖跑出,在對街的恆風立刻將車發動,把巧莉載離現場….

  巧莉與恆風一見如故,巧莉雖未留下隻字片語,但也預告了兩人將會再見面的機緣—那就是巧莉現就讀於台北某知名貴族學院「第一學院」!為了再見巧莉,恆風決定留在台北唸書,而這讓恆風的父親杜南十分不滿,兩父子經常為了杜南是黑社會老大的身份起爭執,尤其恆風始終無法諒解母親是因父親而死,所以杜南根本勸不動恆風回美國,基於彌補也因為愛子心切,所以杜南花錢將第一學院給買下,讓恆風就讀…

  而杜南為了恆風買下第一學院一事,也啟發了警方一些靈感,他們決定派局裡最像學生的兩名警探李震、孟南潛伏在恆風身邊,意欲在與恆風拉近關係後,藉機得知杜南下落,只是他們的計謀雖算得精,卻忽略了一點!那就是杜南派出身邊的精英豬頭充當恆風的保鏢,讓別有用心的李震、孟南吃足苦頭!笑料百出!

  而月珊是第一學院的老師,她帶著一顆受傷的心回到學校上課,原本還想瞞著眾人,當作什麼事也沒發生過繼續上課,豈料,漢文居然是學校新聘的老師!當場傻眼,不知該如何偽裝自己的心情..

  眾人齊聚第一學院,除了有師生大鬥法等搞笑情節外,男女主角的感情也因此日漸增進,月珊因為沒地方住,所以死活賴著漢文,要漢文將一半房子分給她居住,漢文起初不肯,但在發現月珊之所以負債累累,都是因為她必須要養一個不停給她捅摟子的失智母親後,不禁也同情起月珊了,最後他終於也同意讓月珊進來住,甚至連月珊的母親也一併接納,月珊對漢文充滿感激,漢文也在此時發現自己愛上月珊,所以當月珊被追債五百萬時,漢文對月珊慨然承諾,會幫月珊解決一切債務!月珊簡直不知該如何回報,而這時漢文的父親出現了!他告訴月珊,希望月珊能幫他勸漢文回來接掌家裡的珠寶事業,如果事成,他願意給月珊五百清償債務!月珊聞言心動,總是在漢文打工時扯其後腿,但見漢文總是為了自己而努力不懈著,月珊終被感動了,她想告訴漢文自己的心意,但陰錯陽差、在話還沒說出口時,漢文先一步發現了月珊跟父親之間的協議,漢文怒、月珊啞口無言,兩人感情於此受挫…

  至於恆風,也逐漸瞭解了巧莉的背景,原來巧莉也是出身黑道世家,父親金兆權不知為何緣故,頗不疼愛巧莉,再加上同父異母的哥哥金旭東讓她深愛的男友大衛死於橫禍,所以巧莉才會有這麼憤世嫉俗的行為舉止。兩人深談後,發現彼此的身世背景頗為相似,同病相憐之心自然湧生,巧莉不自覺將心事一股腦兒對恆風傾訴,更因為恆風多次的冒死相救,讓巧莉重新對愛情燃起希望!豈料上一代的恩怨竟讓他們的愛毫無進展的空間!

  金旭東因無意中從父親口中得知、巧莉的生母呂婷尚在人間,旭東費勁力氣尋覓,終於在一海邊處尋獲她的蹤跡,在旭東的詢問下,呂婷不得不說出,原來她當年是因與金兆權手下相戀,被金兆權識破後,遭其趕出金家!而巧莉根本不是金兆權的女兒!旭東聞言甚是震撼!沒想到自己疼愛有加的妹妹居然與自己一點血緣關係也沒有!旭東至此,對巧莉的感覺逐漸生變…而更令人震撼的是,當年與呂婷在一起的金兆權手下,就是現在稱霸一時的杜南!兩人也因為這段往事,矢言要致對方於死地!

  那天晚上,旭東告訴巧莉事情的真相!巧莉震驚!只是隨後她也從父親與呂婷口中獲得證實,巧莉痛苦不已,但她知道、與其兩人痛苦,不如讓她獨自承受這份痛!她只好選擇違背對恆風的承諾,只是死心眼的恆風,雖不懂為何巧莉說變就變,卻仍堅守自己當時對巧莉的承諾---他要蒐集一百滴情人的眼淚,而這也讓兩人之間的關係又埋下伏筆….

  而漢文這邊,正當與月珊的誤會在李震與孟南的協助下快冰釋時,又發生了一件意外!漢文的父親因為旭東潛入宅內欲行竊一價值連城的珠寶,推拉間中風!漢文被迫回到王氏珠寶接掌事業!為了挽救事業危機,漢文只好去相親,孰知相親對象居然是漢文的學生可欣?!

  這兩男兩女究竟有無實踐諾言的一天?他們的愛情是不是有苦盡甘來的時候?而李震與孟南面對好友恆風與自身被負的任務時又如何抉擇?….這一齣笑中帶淚又感人肺腑的故事,著實令人摒息以待…